空空如也。

一个置顶

这是一个几乎什么都没有的主博。
用来和亲友玩耍,给大佬点赞。

有一个无比矫情的子博和一个特别装逼的子博。
从子博摸来的朋友请不要fo主博……
fo了我也会移除粉丝的……

就是我!啪啪啪啪啪——

王栖于州:

【您的好友眼吹已上线】


最近hin忙hin忙,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法更新,只好做个表情包过过瘾+防长草

身价一万八是随手打的,杰希是无价之宝我知道(๑˙ー˙๑)

【APH|恶友组】四个小段子

*翻QQ收藏,偶然发现自己存了两年半之前发给基友的小段子,稍微修改一下发出来。越来越懒,从偶尔写段子,变成偶尔想梗,再变成躺平等投喂。哎。
*前两个恶搞向,后两个较正经。


1.如果他们被自己崩坏的恶友叫了声“妈”

安东尼奥:弗朗吉你咋了?精神出问题?要不要带你去医院?
基尔伯特:东尼儿你啃番茄啃多了!本大爷咋会是你妈!应该叫本大爷爹!
弗朗西斯:诶,哥哥我怎么会比小基尔你高一辈?我的青春可是像玫瑰一样不老的。再说哥哥我身为欧洲初恋,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孩子啊!
*梗来自基友转发的某条说说,具体内容早就忘了。


2.翻得毛毛的某物

安东尼奥有一本翻得毛毛的《西红柿培育手册》。
弗朗西斯有一本翻得...

《祭。》番外。

淮雨_快要开学躺尸放过我:

lillian说我意识流,嗯,那就意识流吧。
只是因为我对我脚下的土地爱的深沉。
走的亚瑟视角因为我英痴汉啊(……)

勿忘国耻,振兴中华。

亚瑟还清晰地记得那如同附骨之蛆的痛。
从1938年的阴云笼罩在慕尼黑上空开始,就扎在体内的痛。不仅是他,还有弗朗西斯,甚至于路德维希,他们都曾深刻入骨髓的痛。
然而他知道,他看得到,他们都看得到,王耀那因为消瘦而削尖的下巴,和明明健全,却看起来沧桑而残破不堪的身躯,还有他几乎和死人无异的苍白的脸色,还有他燃着熊熊烈火的黑色双眸。
他觉得自己恐怕永远无法体会王耀的痛。
他记得弗朗西斯曾经对于希特勒的忧心忡忡,他也记得路德维希变得冰冷决绝...

© 紫律 | Powered by LOFTER